鲨手

对不起!我不应该拍渊哥吃瘪照片!



有一件事元学谦想很久了。

 

他想看钟坎渊吃瘪。

 

这个恶劣的人向来不会好好说话,好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和进步,他逐渐的适应了他家这位霸道老攻的钟言钟语。知道他日常表达爱和赞许的方式就是角度清奇的再挑出一些刺,然后揪着这一点开展一系列的嘲讽,还不许人反驳,用一脸“我钟坎渊说的!”的都对严肃表情来欺负人。但就算元学谦知道他心里是认可的,大多数时候还是都会被爱人说的可怜巴巴。

 

虽然这就是大钟的目的。

 

所以元学谦想戳穿他很久了。

 

这人要面子,被戳穿那一瞬间的吃瘪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有几次元学谦看着大钟对他满意之后装批评一样骂他,都会在脑内默默脑补那人被撞破的尴尬瞬间,逐渐竟对这样的情景乐在其中。(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这三年里小元成长很多,工作上拿来问大钟的问题也逐渐变少。不过最近小元比较忙,他接手了一个比较棘手又利益相当大的合作,时常遇到一些拿不准的事情回来询问大钟的意见,当然,钟坎渊按照惯例适当的收了些“学费”。

 

小元经常为这个项目操心的熬夜加班,每天回家都已经忙得非常累了,沾上床就能睡着。有时候在公司开会到很晚回家还要继续做时常分析和调查,总是这么连轴转,青年看着都憔悴了不少。

 

大钟很心疼,但是大钟不说,大钟只会嘲讽。穿好衬衫坐在椅子上看吃早饭都要睡着了的青年:“这点破项目都做不好,教了你那么多次也不见得有长进。还想保护我?”元学谦被怼的气精神了,睁大眼睛瞪大钟表示不满。

 

大钟看着青年眼底的红血丝更心疼了,但是大钟还是不说,拉过青年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帮他揉着脖颈,开口却是:“蠢死了。你们公司不如早点换个人交接这个项目,还能及时止损,不用再被你糟蹋下去。”元学谦气的一口咬上了大钟的颈侧,被不轻不重的扇了p股,还坚强的磨了磨牙才松嘴,赌气说我要是拿下了这个项目你就答应我个条件。

 

大钟脖子疼,但是到底心疼孩子,没再继续欺负人,有孩子不敢再提反攻的自信,应下了这个承诺。

 

然后临出门前站在镜子前沉着脸看颈侧深红的一圈牙印。

 

想在上班前最后和他撒个娇的元学谦走到了厕所门口,接着迅速拿起手机装作打电话,嘴里说着‘喂我马上到’,脚下快速的溜到门口闪出去,“啪”的把门关上了。

 

后来,今天钟氏的员工就发现老板在已经开始热了的初夏换上了高领内衬。私底下赞美老板是遵守春捂秋冻的养生专家,可能喝冰水也是一种别样的养生方式。

 

 

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这个艰巨的项目终于圆满结束了,元学谦在朋友们的群里感叹了事情的不容易,小昭最活泼,当即要给小元办庆功宴,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附和,初步定了个日子。大钟晚上也特意早早结束了工作,开车去接小元下班。却看到小元和一个男同事有 说 有 笑的走出来的。

 

钟坎渊的表情变冷了。

 

这些天元学谦忙得都没什么时间和他亲热,居然转头就敢和男同事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小元上车之后就拉他凑过来接了个吻。回家的路上,青年开心的同他讲公司里的事,钟坎渊装作随意的问刚刚那个一起出来的同事是谁,青年丝毫没有注意到不对:“柯远啊,他人可好了!一直都很照顾我,和我还是中国读研的校友!只不过我们不是同一个导师,没有见过!”

 

大钟的独特逻辑启动了。元学谦说他是不同导师的校友,那就是同龄人,跟他聊得很来;同龄又这么照顾他,又不是长辈也不是上级,没必要和小元聊得很来还处处照顾他,人不会无所求,所以柯远可能暗恋小元。和他一个学校,想来有很多共同话题吧,或许聊得非常开心。

钟坎渊心情变差,但是他答应过元学谦,不干涉他的正常社交,所以最后也没有说什么。

 

青年终于度过了一阵忙碌期,好像要把之前少说的话补回来一样,聊了很久项目的事情和期间发生的一些趣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柯远已经被记了仇,钟坎渊觉得青年提起柯远的次数比其他人高很多。这人越想越在意,在每周五的“总结报告会”上,看着洋洋得意的说自己最终拿下了这么大项目的元学谦,大钟开始了猎sa时刻。

 

“为什么最终的交易金额只有八千万,我不是说过起码要提高到一亿三才能更好的进行后续工作么。”

“柯远和我分析了当下的局势,我们认为八千万是最稳妥的把利益提到最大化了。”元学谦冷静的回答。

钟坎渊拿水杯的手微微一顿,收回了手抱臂后靠,抬眼看向元学谦:“也就是说,你在咨询了我过后,并没有听。而是选择相信自己和水平低下的团队的判断,觉得自己会更有把握?”

元学谦:……

“然后损失了五千万的利益空间,去保证那个并没有多多少的稳妥可能?你是熊瞎子么,丢了西瓜捡芝麻,还一副洋洋得意捡到宝的样子。”

……

“这个能力和判断在席荣只有被裁员的分,可见你那可怜公司的人都是一群什么傻子,会让你去接手这个庞大的项目。”

……

“玄中也是不幸,选中你们公司想来后续工作也会做的更不顺畅一点,不过好歹省下了五千万,也算是活该。”

“还有,你每天忙得家都不回在公司和柯.远.分析到现在,就拿回一个这样的成果?”

事业上成功的喜悦被爱人如此打击,任谁都高兴不起来。元学谦原本被骂的莫名其妙,心情糟糕的不想说话,甚至有一点委屈。无论怎么说,项目的完成都是对他能力的一个证明,被这样否认一番,他连睁开眼睛都不想了。然而当他突然听到钟坎渊下意识的加重了柯远名字的时候,元学谦福至心灵一般明白了男人今天如此恶劣的原由。抬头见那人脸上仍然阴云密布,张嘴想要继续嘲讽他的样子,刚想通的青年得意的仿佛吃了熊心豹子胆,打断了对方的话头,睁大眼睛喊道:“你就是吃醋了对吧!!!”

 

钟坎渊:“。”

 

钟坎渊保持低沉的脸色一下子定住了,眼神甚至带着点发懵,遂即脸上的表情有些破碎,露出了一丝尴尬。和他相处了这么久的元学谦自然没有错过这一丝尴尬的表情,心里还没来得及痛快多久,就见对面坐着的男人脸色比刚刚阴沉了十倍有余,‘唰’的站起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走了过来,顺手还拎了一根藤.条。

 

嚯,这人恼羞成怒了。

 

元学谦,危。

 

青年虽然被那一刻的压迫感吓住,但还算反应快,在钟坎渊距离他还有两步的时候转身就跑,刚摸到门把手,就被赶上来的钟坎渊掐住后脖颈,男人手自然地往旁边一移,元学谦就被按在了墙上。他试图挣扎,却被一藤条抽在僻股上,惊的‘啊’了一声。

 

毫无还手之力。

 

元学谦试图用手挡住藤.条,同时又怕钟坎渊抽他手,虚虚的在身后抓着,好像给自己加油一样喘了几口气,小小声弱弱的说:“你…你不能…你不能打我。”

 

小心翼翼的,像被按在地上还轻轻夹着尾巴摇的某种毛绒绒幼崽。钟坎渊有被取悦到,其实他没有很生气。青年兀自思考他心里想法的一系列表情他都看在眼里,他尴尬过后小孩满眼都是他高兴的笑的神色让他对柯远的醋意消了大半。

 

但是他觉得元学谦需要被教训一下,否则早晚要造反。

 

于是钟坎渊拿着藤.条小幅度的拍元学谦的胳膊,没有用力,只会感到微微的刺痛,更多的是恐吓的意味。他开口:“我打不得你?”

 

元学谦被吓得呼吸的幅度都小了些许,被藤.条拍的那块肌肉缩了起来,非常怕身后那人突然加力抽下来,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我,你答应我了,我拿下这个项目,你就,同意我一件,一件事。”小孩咽了口口水,觉得现在的形式不会更糟糕了,心一横眼一闭:“我要,我要你,你别因为这个,因为这个罚我。”

 

钟坎渊听着都想笑出来,本来只想吓唬吓唬,这把许下的好处都给诈了出来,孩子被吓得心惊胆战,大钟故意不说话,欺负够了才松开钳制青年的手,轻飘飘的说了一声“好啊”。

元学谦这才缓出一口气来,后怕的劲儿还没过,掺杂着被放过的庆幸,就被一只大手按在头顶拍了拍,听钟坎渊说了他一句“无法无天。”

小元心里不服,来不及反驳,就被人扛了起来,按照经验判断,应该是往卧室移动。

 

“钟坎渊你干嘛!”

 

“淦你。”简短有力,掷地有声。

 

“说好!说好不因为这个罚我的!”

元学谦被扛的血色往脸上涌,挣扎着说了这么一句,便听到扛着他的人

笑了两声,感受着他胸腔的震动,元学谦的脸更红了。

 

“这是赏你。”


————————————————


@云川漫步 的海啸系列同人,谢谢太太授权!对人物的把握刻画不太好,请见谅。

另,最难的地方真的是学钟言钟语。毒舌成钟坎渊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评论(51)

热度(29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