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手

一个《见翌思迁》第二节的短评



原文:《见翌思迁》 

作者:超甜的@云川漫步 





    第二节的剧情发展基本都点在了师徒之间从和和美美到“反目成仇”的经历上,我主要想说说这个师徒关系。




    客观的来讲,湛翌君一直是一个好师父,两年来他赏罚分明,有理有据的让小迁信服于他的训诫,这是他的个人理念也是他的魅力所在。而小迁在一个长时间从家庭中获取不到足够的爱之后,遇见一个强大、理智且冷静的师父,关心他教育他,给了他潜意识里心心念念的一切,理所当然的就把他心目中的哥哥神化了,也自然的越来越依赖这个人。小孩几乎交付了自己所有的权利和信任,所以这对师徒在刚开始确定关系的时候感情非常好,就像真正的亲兄弟一样好。



    但是还是存在问题。



    湛迁的问题在于,他太神化心里的哥哥、让渡的权利也太多了。小迁家里富裕,父亲虽然在银行行长这么一个八面玲珑的位置,但是他挡住了所有看见的“恶”,把孩子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小迁其实算一个比较晚熟的孩子。所以我的观点里,他在这个年纪看见哥哥和裴沫聊得很好很开心,心里的愤怒应该不包含于,我对哥哥是那种爱,但是被第三者插足了,他可能只觉得哥哥要被抢走了。由于父爱母爱的缺失,湛迁对湛翌君的感情期待会下意识的像父爱母爱一样靠拢,他会觉得就像我是父母最爱的孩子一样,你湛翌君对我的爱也要是独一无二的,我应该在所有事情和情感上被特殊化。所以当他看到君哥那么温柔的对另一个人,而那两人的关系好像把他排除在外之后,他会抑制不住的愤怒。同样,作为一个能分辨什么是“绿茶”的小朋友,他觉得分辨不出来的哥哥非常离谱。神化哥哥的习惯会让他觉得湛翌君应该时刻分辨的出“对错”,心里的神性也会弱化湛翌君作为正常人的欲望,所以在他心里一直是哥哥错了。14,5岁的小男生又开始了青春叛逆期,他不会正常且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心里的矛盾也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了非常离谱的举动。小孩的观点也偏激的有趣,他觉得我做的事情有合理的解释,我就没错;就好像有人害了我的家人,我就要去搞掉他一样理直气壮。在对未来从天而降的刀子苦难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目前最大的嫌隙,就是在他心里,是像神一样的哥哥出了错。




    反观湛翌君,他基本反应了非常典型的师徒问题。存在的更多数普通师徒,大概都是师父命令大过天,不仅要你听从,还要你心无怨怼的听从,对徒弟的服从性要求极高。君哥倒并不想做一个这样专制的师父,就像小迁说的,这两年里湛翌君给了小孩足够的平等。这在孩子青春期前,湛家又有可能遭灾前,都是没问题的。但是问题就出现在他有失神性的“错”上。小迁的不接受和不理解让他面对的是一个非常不理智,又带点偏激的孩子。他没有把控好孩子的逆反情绪,或者说在他的观点里,错就是错,你就算逆反不认,也是你做错了事情在先,这也是两年里湛迁的权利让渡所导致的,在他看来,做错事情必然是没有资格挑我的教育方式,但这种想法会存在问题,加上怒火,他在当下所选择的教育方式并不是最优解。两个人都有了自己无法认知的错,彼此就已经产生了误会。这点误会放长远了看其实没什么,人与人之间就是要不断磨合,他们可以在未来的成熟之后去探讨解决彼此的问题。但是湛翌君所面对的压力导致这个问题提前爆发了,在一个很不合适的时间点上爆发,就注定了会非常剧烈。这就是师徒关系之间的经典问题,关于服从。就算湛翌君主张民主,给小迁足够的平等。但是在师徒这样一个本身就不平等的关系下,有些事情必然不是想民主就可以做到民主的了的。无论如何他比小孩年长了八岁,多出的这八年意味着他比小孩看过的经历过的都多得多。人都会忘记自己无知的时候的想法,他非常自然的做出了小迁并不能看清楚,但是或许是最好的决定。如果未来的事情真的严重到在高中就要把孩子送离自己和他原生家庭身边,那他也必然不会和小迁说。一来,他觉得他对孩子的好不必用嘴说;二来,如果真的和孩子商量,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加不可控。要怎么说?去讲孩子听不懂的术语,去讲家里面对的困难,去讲要把孩子送离自己的身边以此来保护他。根据孩子的长久发展来看,他很有可能会撒泼,会一意孤行的拒绝自己,会坚定的要留在家里帮忙,这都有可能保护不好湛迁,或者对他造成危险。所以只要湛翌君把孩子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有顾忌,他就肯定不会说。




    这就是一个大问题,民主和平等无法真正的在师徒关系里存在,训诫者拥有没只吃白饭度过的八年,他就必然会比徒弟做出更好的决策,更全面的判断,也能更合理的分析当下的局面。这些就算是用嘴讲给被训诫者也是没用的,八年的经历不是靠传道受业就可以说清的。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为了你好”的决定才是训诫者的根本问题,他要么大义凛然的等着孩子自己走这趟弯路,蹚这场浑水;只要心软,谁不会做出会对被训诫者更好的决定呢。



    而小迁在本就不会好好说话的年级失去了庇佑和教导,会让孩子彻底失去真实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在以后一定会出现像在番外里的情况。他只会拧巴巴的暴力沟通方式,没人教会他要表达自己的真正情绪,所以在他作为小喻和君哥重逢的初期,必定会兵荒马乱好大一阵。成长经历中的情感缺失会让小朋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感情的追求都能和潜意识里儿时的幻想相匹配,无论他被锻炼的多么强大,手段多么狠厉。在感情上,他永远是那个想要哥哥的小朋友,整个人的形象就像傲娇但色厉内荏的孩子。


  虽然晚熟者的突然成熟一定是经历了大劫,但我还是想控诉太太让小孩遭了灾的行为!







 以及,太太早上好!Have a nice day~

评论(15)

热度(4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