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手

一个《见翌思迁》第二节的短评



原文:《见翌思迁》 

作者:超甜的@云川漫步 





    第二节的剧情发展基本都点在了师徒之间从和和美美到“反目成仇”的经历上,我主要想说说这个师徒关系。




    客观的来讲,湛翌君一直是一个好师父,两年来他赏罚分明,有理有据的让小迁信服于他的训诫,这是他的个人理念也是他的魅力所在。而小迁在一个长时间从家庭中获取不到足够的爱之后,遇见一个强大、理智且冷静的师父,关心他教育他,给了他潜意识里心心念念的一切,理所当然的就把他心目中的哥哥神化了,也自然的越来越依赖这个人。小孩几乎交付了自己所有的权利和信任,所以这对师徒在刚开始确定关系的时候感情非常好,就像真正的亲兄弟一样好。



    但是还是存在问题。



    湛迁的问题在于,他太神化心里的哥哥、让渡的权利也太多了。小迁家里富裕,父亲虽然在银行行长这么一个八面玲珑的位置,但是他挡住了所有看见的“恶”,把孩子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小迁其实算一个比较晚熟的孩子。所以我的观点里,他在这个年纪看见哥哥和裴沫聊得很好很开心,心里的愤怒应该不包含于,我对哥哥是那种爱,但是被第三者插足了,他可能只觉得哥哥要被抢走了。由于父爱母爱的缺失,湛迁对湛翌君的感情期待会下意识的像父爱母爱一样靠拢,他会觉得就像我是父母最爱的孩子一样,你湛翌君对我的爱也要是独一无二的,我应该在所有事情和情感上被特殊化。所以当他看到君哥那么温柔的对另一个人,而那两人的关系好像把他排除在外之后,他会抑制不住的愤怒。同样,作为一个能分辨什么是“绿茶”的小朋友,他觉得分辨不出来的哥哥非常离谱。神化哥哥的习惯会让他觉得湛翌君应该时刻分辨的出“对错”,心里的神性也会弱化湛翌君作为正常人的欲望,所以在他心里一直是哥哥错了。14,5岁的小男生又开始了青春叛逆期,他不会正常且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心里的矛盾也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了非常离谱的举动。小孩的观点也偏激的有趣,他觉得我做的事情有合理的解释,我就没错;就好像有人害了我的家人,我就要去搞掉他一样理直气壮。在对未来从天而降的刀子苦难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目前最大的嫌隙,就是在他心里,是像神一样的哥哥出了错。




    反观湛翌君,他基本反应了非常典型的师徒问题。存在的更多数普通师徒,大概都是师父命令大过天,不仅要你听从,还要你心无怨怼的听从,对徒弟的服从性要求极高。君哥倒并不想做一个这样专制的师父,就像小迁说的,这两年里湛翌君给了小孩足够的平等。这在孩子青春期前,湛家又有可能遭灾前,都是没问题的。但是问题就出现在他有失神性的“错”上。小迁的不接受和不理解让他面对的是一个非常不理智,又带点偏激的孩子。他没有把控好孩子的逆反情绪,或者说在他的观点里,错就是错,你就算逆反不认,也是你做错了事情在先,这也是两年里湛迁的权利让渡所导致的,在他看来,做错事情必然是没有资格挑我的教育方式,但这种想法会存在问题,加上怒火,他在当下所选择的教育方式并不是最优解。两个人都有了自己无法认知的错,彼此就已经产生了误会。这点误会放长远了看其实没什么,人与人之间就是要不断磨合,他们可以在未来的成熟之后去探讨解决彼此的问题。但是湛翌君所面对的压力导致这个问题提前爆发了,在一个很不合适的时间点上爆发,就注定了会非常剧烈。这就是师徒关系之间的经典问题,关于服从。就算湛翌君主张民主,给小迁足够的平等。但是在师徒这样一个本身就不平等的关系下,有些事情必然不是想民主就可以做到民主的了的。无论如何他比小孩年长了八岁,多出的这八年意味着他比小孩看过的经历过的都多得多。人都会忘记自己无知的时候的想法,他非常自然的做出了小迁并不能看清楚,但是或许是最好的决定。如果未来的事情真的严重到在高中就要把孩子送离自己和他原生家庭身边,那他也必然不会和小迁说。一来,他觉得他对孩子的好不必用嘴说;二来,如果真的和孩子商量,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加不可控。要怎么说?去讲孩子听不懂的术语,去讲家里面对的困难,去讲要把孩子送离自己的身边以此来保护他。根据孩子的长久发展来看,他很有可能会撒泼,会一意孤行的拒绝自己,会坚定的要留在家里帮忙,这都有可能保护不好湛迁,或者对他造成危险。所以只要湛翌君把孩子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有顾忌,他就肯定不会说。




    这就是一个大问题,民主和平等无法真正的在师徒关系里存在,训诫者拥有没只吃白饭度过的八年,他就必然会比徒弟做出更好的决策,更全面的判断,也能更合理的分析当下的局面。这些就算是用嘴讲给被训诫者也是没用的,八年的经历不是靠传道受业就可以说清的。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为了你好”的决定才是训诫者的根本问题,他要么大义凛然的等着孩子自己走这趟弯路,蹚这场浑水;只要心软,谁不会做出会对被训诫者更好的决定呢。



    而小迁在本就不会好好说话的年级失去了庇佑和教导,会让孩子彻底失去真实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在以后一定会出现像在番外里的情况。他只会拧巴巴的暴力沟通方式,没人教会他要表达自己的真正情绪,所以在他作为小喻和君哥重逢的初期,必定会兵荒马乱好大一阵。成长经历中的情感缺失会让小朋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感情的追求都能和潜意识里儿时的幻想相匹配,无论他被锻炼的多么强大,手段多么狠厉。在感情上,他永远是那个想要哥哥的小朋友,整个人的形象就像傲娇但色厉内荏的孩子。


  虽然晚熟者的突然成熟一定是经历了大劫,但我还是想控诉太太让小孩遭了灾的行为!







 以及,太太早上好!Have a nice day~

对不起!我不应该拍渊哥吃瘪照片!



有一件事元学谦想很久了。

 

他想看钟坎渊吃瘪。

 

这个恶劣的人向来不会好好说话,好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和进步,他逐渐的适应了他家这位霸道老攻的钟言钟语。知道他日常表达爱和赞许的方式就是角度清奇的再挑出一些刺,然后揪着这一点开展一系列的嘲讽,还不许人反驳,用一脸“我钟坎渊说的!”的都对严肃表情来欺负人。但就算元学谦知道他心里是认可的,大多数时候还是都会被爱人说的可怜巴巴。

 

虽然这就是大钟的目的。

 

所以元学谦想戳穿他很久了。

 

这人要面子,被戳穿那一瞬间的吃瘪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有几次元学谦看着大钟对他满意之后装批评一样骂他,都会在脑内默默脑补那人被撞破的尴尬瞬间,逐渐竟对这样的情景乐在其中。(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这三年里小元成长很多,工作上拿来问大钟的问题也逐渐变少。不过最近小元比较忙,他接手了一个比较棘手又利益相当大的合作,时常遇到一些拿不准的事情回来询问大钟的意见,当然,钟坎渊按照惯例适当的收了些“学费”。

 

小元经常为这个项目操心的熬夜加班,每天回家都已经忙得非常累了,沾上床就能睡着。有时候在公司开会到很晚回家还要继续做时常分析和调查,总是这么连轴转,青年看着都憔悴了不少。

 

大钟很心疼,但是大钟不说,大钟只会嘲讽。穿好衬衫坐在椅子上看吃早饭都要睡着了的青年:“这点破项目都做不好,教了你那么多次也不见得有长进。还想保护我?”元学谦被怼的气精神了,睁大眼睛瞪大钟表示不满。

 

大钟看着青年眼底的红血丝更心疼了,但是大钟还是不说,拉过青年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帮他揉着脖颈,开口却是:“蠢死了。你们公司不如早点换个人交接这个项目,还能及时止损,不用再被你糟蹋下去。”元学谦气的一口咬上了大钟的颈侧,被不轻不重的扇了p股,还坚强的磨了磨牙才松嘴,赌气说我要是拿下了这个项目你就答应我个条件。

 

大钟脖子疼,但是到底心疼孩子,没再继续欺负人,有孩子不敢再提反攻的自信,应下了这个承诺。

 

然后临出门前站在镜子前沉着脸看颈侧深红的一圈牙印。

 

想在上班前最后和他撒个娇的元学谦走到了厕所门口,接着迅速拿起手机装作打电话,嘴里说着‘喂我马上到’,脚下快速的溜到门口闪出去,“啪”的把门关上了。

 

后来,今天钟氏的员工就发现老板在已经开始热了的初夏换上了高领内衬。私底下赞美老板是遵守春捂秋冻的养生专家,可能喝冰水也是一种别样的养生方式。

 

 

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这个艰巨的项目终于圆满结束了,元学谦在朋友们的群里感叹了事情的不容易,小昭最活泼,当即要给小元办庆功宴,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附和,初步定了个日子。大钟晚上也特意早早结束了工作,开车去接小元下班。却看到小元和一个男同事有 说 有 笑的走出来的。

 

钟坎渊的表情变冷了。

 

这些天元学谦忙得都没什么时间和他亲热,居然转头就敢和男同事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小元上车之后就拉他凑过来接了个吻。回家的路上,青年开心的同他讲公司里的事,钟坎渊装作随意的问刚刚那个一起出来的同事是谁,青年丝毫没有注意到不对:“柯远啊,他人可好了!一直都很照顾我,和我还是中国读研的校友!只不过我们不是同一个导师,没有见过!”

 

大钟的独特逻辑启动了。元学谦说他是不同导师的校友,那就是同龄人,跟他聊得很来;同龄又这么照顾他,又不是长辈也不是上级,没必要和小元聊得很来还处处照顾他,人不会无所求,所以柯远可能暗恋小元。和他一个学校,想来有很多共同话题吧,或许聊得非常开心。

钟坎渊心情变差,但是他答应过元学谦,不干涉他的正常社交,所以最后也没有说什么。

 

青年终于度过了一阵忙碌期,好像要把之前少说的话补回来一样,聊了很久项目的事情和期间发生的一些趣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柯远已经被记了仇,钟坎渊觉得青年提起柯远的次数比其他人高很多。这人越想越在意,在每周五的“总结报告会”上,看着洋洋得意的说自己最终拿下了这么大项目的元学谦,大钟开始了猎sa时刻。

 

“为什么最终的交易金额只有八千万,我不是说过起码要提高到一亿三才能更好的进行后续工作么。”

“柯远和我分析了当下的局势,我们认为八千万是最稳妥的把利益提到最大化了。”元学谦冷静的回答。

钟坎渊拿水杯的手微微一顿,收回了手抱臂后靠,抬眼看向元学谦:“也就是说,你在咨询了我过后,并没有听。而是选择相信自己和水平低下的团队的判断,觉得自己会更有把握?”

元学谦:……

“然后损失了五千万的利益空间,去保证那个并没有多多少的稳妥可能?你是熊瞎子么,丢了西瓜捡芝麻,还一副洋洋得意捡到宝的样子。”

……

“这个能力和判断在席荣只有被裁员的分,可见你那可怜公司的人都是一群什么傻子,会让你去接手这个庞大的项目。”

……

“玄中也是不幸,选中你们公司想来后续工作也会做的更不顺畅一点,不过好歹省下了五千万,也算是活该。”

“还有,你每天忙得家都不回在公司和柯.远.分析到现在,就拿回一个这样的成果?”

事业上成功的喜悦被爱人如此打击,任谁都高兴不起来。元学谦原本被骂的莫名其妙,心情糟糕的不想说话,甚至有一点委屈。无论怎么说,项目的完成都是对他能力的一个证明,被这样否认一番,他连睁开眼睛都不想了。然而当他突然听到钟坎渊下意识的加重了柯远名字的时候,元学谦福至心灵一般明白了男人今天如此恶劣的原由。抬头见那人脸上仍然阴云密布,张嘴想要继续嘲讽他的样子,刚想通的青年得意的仿佛吃了熊心豹子胆,打断了对方的话头,睁大眼睛喊道:“你就是吃醋了对吧!!!”

 

钟坎渊:“。”

 

钟坎渊保持低沉的脸色一下子定住了,眼神甚至带着点发懵,遂即脸上的表情有些破碎,露出了一丝尴尬。和他相处了这么久的元学谦自然没有错过这一丝尴尬的表情,心里还没来得及痛快多久,就见对面坐着的男人脸色比刚刚阴沉了十倍有余,‘唰’的站起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走了过来,顺手还拎了一根藤.条。

 

嚯,这人恼羞成怒了。

 

元学谦,危。

 

青年虽然被那一刻的压迫感吓住,但还算反应快,在钟坎渊距离他还有两步的时候转身就跑,刚摸到门把手,就被赶上来的钟坎渊掐住后脖颈,男人手自然地往旁边一移,元学谦就被按在了墙上。他试图挣扎,却被一藤条抽在僻股上,惊的‘啊’了一声。

 

毫无还手之力。

 

元学谦试图用手挡住藤.条,同时又怕钟坎渊抽他手,虚虚的在身后抓着,好像给自己加油一样喘了几口气,小小声弱弱的说:“你…你不能…你不能打我。”

 

小心翼翼的,像被按在地上还轻轻夹着尾巴摇的某种毛绒绒幼崽。钟坎渊有被取悦到,其实他没有很生气。青年兀自思考他心里想法的一系列表情他都看在眼里,他尴尬过后小孩满眼都是他高兴的笑的神色让他对柯远的醋意消了大半。

 

但是他觉得元学谦需要被教训一下,否则早晚要造反。

 

于是钟坎渊拿着藤.条小幅度的拍元学谦的胳膊,没有用力,只会感到微微的刺痛,更多的是恐吓的意味。他开口:“我打不得你?”

 

元学谦被吓得呼吸的幅度都小了些许,被藤.条拍的那块肌肉缩了起来,非常怕身后那人突然加力抽下来,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我,你答应我了,我拿下这个项目,你就,同意我一件,一件事。”小孩咽了口口水,觉得现在的形式不会更糟糕了,心一横眼一闭:“我要,我要你,你别因为这个,因为这个罚我。”

 

钟坎渊听着都想笑出来,本来只想吓唬吓唬,这把许下的好处都给诈了出来,孩子被吓得心惊胆战,大钟故意不说话,欺负够了才松开钳制青年的手,轻飘飘的说了一声“好啊”。

元学谦这才缓出一口气来,后怕的劲儿还没过,掺杂着被放过的庆幸,就被一只大手按在头顶拍了拍,听钟坎渊说了他一句“无法无天。”

小元心里不服,来不及反驳,就被人扛了起来,按照经验判断,应该是往卧室移动。

 

“钟坎渊你干嘛!”

 

“淦你。”简短有力,掷地有声。

 

“说好!说好不因为这个罚我的!”

元学谦被扛的血色往脸上涌,挣扎着说了这么一句,便听到扛着他的人

笑了两声,感受着他胸腔的震动,元学谦的脸更红了。

 

“这是赏你。”


————————————————


@云川漫步 的海啸系列同人,谢谢太太授权!对人物的把握刻画不太好,请见谅。

另,最难的地方真的是学钟言钟语。毒舌成钟坎渊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竹子太太yyds

表白竹子太太!!

因为不确定你会什么时候收到这条长评,所以在你看到这条的这一秒,我提前祝你早上好、下午好、晚上好,当然如果是深夜的话就不要看了,早点休息,留到明天早上再往下读也行,愿我能给你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这可能是一条迟到的海啸系列长评,感谢太太没有在贴吧倒了之后、作者的更文环境又这么恶劣的时候选择继续更文,给我们呈现出这么棒,品质这么高的作品。我平时并不擅长表达情绪,所以我选择在我刚睡醒的一段时间里写这篇长评,希望我能表达出内心的所有想法和喜爱,也先请原谅我表达中的一些用词不当~

首先,是对竹子太太表达的喜爱!前几天看海啸的同时也翻了评论区,问答区,能感受到竹子太太是个幽默风趣,温柔宽厚的好竹子!(就是有的儿子可能没遗传到,想来应该是拥有别的原型基因)看太太的文阅读感受是很好的,一定有很多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竹子。任何时候都会看到你在评论区耐心的和读者们讨论剧情,你的回复一直很舒服,也会时不时的开玩笑,超级平易近人,很想让人亲近你!这也是一种好厉害的性格和能力。

接下来就是对文章的喜爱啦。本强强爱好者真的很喜欢海啸系列的两部文章,毕竟没有人能抵挡的住狂戳xp的高质量小说x我喜欢海啸里每一个人(除了袁德忠吧…),甚至是看儿女相争,为了大钟回家吃个饭的老钟。最喜欢大钟,相比于坚韧又不失野心的小元,大钟的性格更加鲜明突出。他在工作商战上杀伐果决,拥有坚定的自信和超强的能力。大钟始终认同于自我的判断,甚至带了点蔑视一切的神性,以至于他在对小元产生爱意之后变得更可爱了起来,会关心会吃醋,会教导会呵护。虽然这些他永远不会表达出来,让人怀疑这张脸上肌肉除了控制嘴开嘲讽和骂人之外并没有其他表达正向情绪的功能,但是我仍然爱他,嗯。他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值得追随并且值得作为一个被仰慕的对象。他的家庭状况让他从小学会了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去争,而且不能露怯,也不能被看出软肋,否则只会被其他人狠狠地扎进一刀。这样的人在能揣摩透他的心思之后就会变得特别可爱,就比如他有时候会对小元很满意,但是他就是不说,就是憋着,就是板着脸挑两个刺再欺负欺负,我就莫名其妙的怜爱了起来了呢x    小元的强大是逐渐成长,并且透着一点韧劲的,这让他看起来会比实际上更软一点,也会衬的他更弱一点(一开始真的有嫌弃元不够强)。然鹅实际上元一定是非常坚韧而且坚强的人,要不然也受不住大钟那么长时间。经常代入大钟视角看小元,就会觉得真的好想欺负他,看他做小伏低的样子。

看两个人的感情不断磨合升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可能这就是嗑cp的快乐吧哈哈哈。两个人不同的原生单亲家庭让他们俩都不太会正常的表达自己的感情想法,一开始的磨合看着真的很着急,但是慢慢看他们两个互相学习,互相进步,从吵架、误会和离别里同样都学到了东西做出了改变,真的是一个很满足的过程。太太的文章真的非常吸引人啊!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评论嘿嘿,表达的有点乱七八糟,请见谅!最后再表白竹子太太,希望太太多注意休息,始终如一的保持好心情,能像我从阅读你的文得到快乐一样,在我们读者身上获取等量的快乐!

 @云川漫步